妻子尿毒症,丈夫竟然拒绝捐肾,原因让人深思
发布时间:2019-08-29

导读:

一直以来,我们接受的理念都是,人只要有一个肾就好了。


但在面对亲人尿毒症时,你真能轻松地「给」出一个肾吗?


网络上,曾经确实热议过这个话题,今天我也想带大家从「」出发,认真思考一次这个问题。


让我们先来看一个故事。

一个丈夫的自述

结婚7年,我36岁,她30岁,女儿4岁。


一年前,她被确诊为尿毒症,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肾型都不匹配。她快崩溃了,连拖硬拽地让我也做了检测。


其实,非血缘关系之间肾型匹配的概率是极低的,可检测结果却让我们都瞠目结舌:我和她居然是匹配的!


可我做不到捐肾。是的,要花钱,治病,尽心尽力地照顾她,我都做得到。可让我捐出一个肾……她和岳母似乎根本想不到我会这样,好像在她们眼里我作为丈夫捐肾给妻子是义务,是天经地义的。


岳母一开始尽力哀求我,如果我愿意捐,她会把她名下4套房子全部给我,下跪、磕头都用上了,被我拒绝之后又开始威胁我,说如果我敢坐视不管就要找人打残我——她在这个城市的关系不一般。


我不怪她这种疯狂的举动,我能理解。一个母亲为了孩子,什么都做得出来。


主治医生都来劝我,人只要有一个肾就可以了,讲一大堆医学理论。我心里明白,理论上是这样没错,但我妈是学医的,她告诉我人若只有一个肾,过滤排毒功能大大下降,后半生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,寿命也是大打折扣的,一旦受了刺激,很可能会危及生命。现在环境污染那么严重,极有可能患上其他绝症。


我自己也有这方面的研究学习,再加上把自己身上的一个器官就这样拿掉,真的对不起,我实在接受不了。我自己也换位思考过,假如我也患了尿毒症,我不会强求另一半捐肾给我。


老婆到现在仍没办法接受我不能捐肾的事实,整天把自己封闭在病房里。她隔一段时间就要做透析,看她做透析那种痛苦得生不如死的状况,我也真的很难受。


岳母在那之后就没有让我再见到她,现在想找新的肾源。可说句实话,我们都知道那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
我会尊重她对婚姻的选择:


如果她现在选择和我离婚,那么好,财产平分,孩子我带,和平分手。


如果她没有任何举措,那我也会一直陪着她。



我想大家从这个丈夫的自述中,读出了不同的信息。有绝情、有自私、有理性思考,当然或许也有那么一点理解……


网上大家也确实有不同的观点:




到底捐不捐?会不会要求另一半捐?如何看待文中这位丈夫的做法?


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。


面对亲密的人,我们总是下意识的期望,更多的从“感性”的角度出发。


但实际上,肾脏移植对于尿毒症患者来说,是不是真的一劳永逸?


对于捐献者来说,是不是真的没有一点伤害?


或者说,治疗尿毒症是不是就只有移植这一条路?



从理性的角度考虑,或许有不同的答案。这也是我想告诉大家的:


01


肾移植对尿毒症来说,绝对不是一劳永逸的。


术后可能出现严重的排斥,导致移植手术失败;可能出现感染,再次肾衰以及各种问题,而这些问题都是伴随终生的;并且移植术后,需要一直服用药物维持。


02


对于捐献者来说,有不同程度的伤害。


比如短期风险包括:出血、肺炎、尿路感染等。


而长期风险更为严重:和正常人相比,捐献者发生尿毒症的相对风险增加约9倍。尤其对女性来说,妊娠后先兆子痫的风险会大大增加;同时,高血压的风险也相应增加。


03


治疗尿毒症,肾移植只是治疗方法之一。


尿毒症的治疗包括肾移植、血液透析、腹膜透析。


它们都是尿毒症的有效治疗手段。近些年,随着尿毒症患者的增多,透析技术的普及与进步,国家医保的投入,医学界对尿毒症并发症防治能力的提高,新药的研发,都使尿毒症患者的生存质量明显提高,生存时间明显延长,最长的已经生存20余年,甚至更久。


肾移植可以使患者正常生活,避免尿毒症并发症,免受透析带来的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,但肾移植就是一场赌博。


如果有合适的肾源,一切顺利,术后只需服用抗排异药,那么赌赢了。


如果移植后发生急性排异反应或严重并发症,幸运者可能死里逃生,但也花费巨大;不幸者将离开人间,那就赌输了。


当然,大家也要了解:


移植肾也是有“保质期”的,一般5-10年后会再次出现肾功能衰竭。



19
0
0
0